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与火魔抢夺生命的人

发布时间:2021-02-22 15:56:28 阅读: 来源:锯床厂家

与火魔抢夺生命的人

杨燕群纪鹏

柴家科(右一)在指导学生进行课题实验(10月13日摄)。新华社发(毛会彬摄)走进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烧伤整形科病房,看到因烧伤而变形的一张张面孔、一个个赤裸的身躯、一双双充满痛苦的眼睛,让人有些心悸。 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对于被“烧焦了”“煮熟了”的患者来说,其惨痛犹如“剥皮”。无皮之树极易死亡,何况人乎?然而,很多大面积烧伤患者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他们仿佛一只脚已跨进地狱之门,极力挣扎时,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烧伤整形科的一双双手把他们拉了回来。其中,最有力的一双大手就是柴家科的。 柴家科在烧伤界大名鼎鼎,全军烧伤研究所所长、总后勤部科技金星、外科学(烧伤)国家重点学科和北京市重点学科带头人。采访中,他说话朴实、谦虚,还带着很浓的山东口音。他说,他就想当一个好医生,从火魔手中抢回更多的生命。 让烧伤患者浴火重生 2006年,黑龙江省黑河市嘎拉山林大火肆虐,奉命作战的武警官兵有35名不幸严重烧伤。 柴家科接到命令后,辗转18个小时抵达现场组织抢救,对13名危重伤员实施气管切开术,并为17名伤员开展焦痂切开减张术。经过一夜的努力,使伤情得到初步的控制。 当地医疗设备远远达不到救治条件。望着这些随时可能逝去的年轻生命,柴家科忧心忡忡:如果运回北京,他们还有生的希望。但长途跋涉数千公里,空陆联合转运35名危重烧伤伴有吸入性损伤的伤员,这在我国甚至是世界烧伤医学史上都极为罕见。 只要有一线希望,柴家科就要试一试。 35名伤员安全转运至北京,柴家科带领救治小组,在58小时内完成了所有伤员的急救手术。此后的80多个日夜,他吃住在办公室,只为了一次次把死神逼退。 起死回生、妙手回春……似乎用任何溢美之词来说这样的成功救治都不为过,柴家科已记不清与死神较量过多少次了。盛志勇院士说:“柴家科负责救治的万余名烧伤患者,总治愈率达99.8%,这个数字远远高于英美等发达国家救治水平。” 柴家科团队为什么能一次次创造奇迹?除了精湛的医术,更重要的是责任心和大爱。 柴家科常说:“我是医生,只有在病人身边我才能找到生存的根。”司机康班长跟柴家科8年了,每次接机,从来不用问“去哪”,第一站肯定是医院,即使是半夜两点。 重度烧伤患者的病情瞬息万变,很多患者是医生给“盯回来”的。稍不留神,病人可能就“过去了”。柴家科不在病房的时候,一颗心总有些悬着。即使出差,也是速去速回。这个习惯救过好几次命。 有一次,柴家科从天而降,医护人员感到又惊又喜。惊的是,他现在应该在银川,好几天后才回来;喜的是,一个大面积烧伤的病人,心率快到每分钟160次,生命危在旦夕,大家手足无措。 对柴家科来说,没有比救治病人更重要的事了。一次,由于身边有危重患者需要抢救,柴家科没有去参加烧伤学界的学术年会。一位同行给他打电话:“你难请啊!”柴家科回答说:“我也不想错过这样的交流机会,但我要把最重要的事情做好。 引领烧伤医学跨越发展 柴家科常和他的学生说:“医生不能只是开刀匠,还必须加强研究。用一流的科研成果,为病人争取更多的生存机会。”他也以此来告诫自己并身体力行。 1997年初,柴家科结束美国博士后研究工作,开始攻关严重烧伤脓毒症这一世界性难题。 在盛志勇院士的指导下,历经十几个寒暑,柴家科及其团队在烧伤脓毒症的发病机制、诊断标准、代谢特征以及防治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果: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了符合东方人烧伤实际的脓毒症诊断标准;在国内外首次提出了烧伤脓毒症骨骼肌“有氧糖酵解”的全新概念;建立了烧伤脓毒症的临床综合防治方案。 这一研究使我国在烧伤脓毒症的防治上有了突破性进展——发病率由20世纪90年代初的43.9%降为26.0%;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的发病率和病死率分别由17.3%和87.5%降为6.9%和40.0%,烧伤总治愈率达到99.8%。 柴家科在医学研究领域攻占了一个又一个堡垒。近年来,他以第一完成人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等省部级二等奖以上成果9项、主要完成人18项,获国家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17项。 附属医院政委卿建中介绍说,柴家科在烧伤界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一年365天,除非外出开会和参加重大抢救,他都泡在病房和办公室里。“白天查房、手术,晚上带领学生搞科研。” 打造国际级烧伤团队 采访中,柴家科透露了他的宏伟目标:打造国际级的烧伤整形团队。 每周一早上7:30到8点,是烧伤整形科雷打不动的英语读书报告会时间,作为主任和学科带头人,柴家科要求科室医生和在读研究生全部参与,所有交流都用英文。为何如此大张旗鼓?柴家科说:“要具有世界的眼光,英语必须过关,这样才能始终立足于专业发展的国际前沿。” 柴家科是出了名的“严师”。报考他的研究生首先要回答三个问题:“一是你干过什么,二是你想干什么?三是你能干什么?”还必须要有三个承诺:一是要矢志献身医学事业,二是要在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三是要做好很少有节假日的准备。 在烧伤整形科,柴家科要求每一位医护人员在临床和科研工作中必须有创新、出成果。为此,他不但亲自传帮带,还主动提供科研思路,设计科研课题,争取科研资金。柴家科对学生的要求几近苛刻:每篇论文他都要仔细审查,连一个错字、一个用错的标点符号都不放过——出现这种情况,学生不但要挨批,还要自己找到错误之处并改正。 虽然严厉,但对于学生的点滴成绩,柴家科鼓励有加。申传安和记者谈起他的一次实验时津津乐道。他读硕士时,负责做骨骼肌细胞培养。一天,他突然发现细胞有节律地收缩了。他欣喜地抓起电话打给导师:“细胞培养得挺好的,您来看看吧。”挂了电话,他才发现已是凌晨两点。过了一小会,柴家科拿着滴水的雨伞出现在实验室门口。“还下雨了。”申传安心感不安。但柴家科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快让我看看。” 附属医院院长黄少平说:“烧伤学科能够立足于世界前沿,关键是需要一个好的学科带头人,有一支过得硬、打得赢的学术团队。”如今的烧伤整形科枝繁叶茂,心齐劲足,由柴家科培养的申传安、宋慧锋、郝岱峰等一批中青年骨干,都已成为学科的中坚力量,科室形成了老中青结合、高中初配置、梯次结构合理的人才方阵。

天津订做T恤衫费用

北京女士衬衫订制厂家

河北定做冲锋衣价格

北京工作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