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22座汉墓讲述汉代济南传奇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3:59:30 阅读: 来源:锯床厂家

对多年从事考古工作的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而言,2009年和2010年进行的魏家庄古墓群的考古发掘令他无比惊喜:此次考古发掘发现了168座上起汉唐下至宋元的墓葬,其中汉代墓葬122座。在122座汉墓中,出土了银器、铁器、铜器、陶器、石器、玉器等各类文物600余件(套)。

丰硕的发掘成果使得魏家庄考古创造了多个“之最”:济南地区一次发现西汉墓葬最多、济南市中心区域发现窑址最多、济南市区出土文物种类最丰富数量最多、一次性出土汉代铁鼎数量全国最多……

如今,当年的考古工地早已成为时尚的万达广场,川流不息的人群在这里逛街、购物。每次到万达广场,李铭都会涌动起别样的心情。有关魏家庄考古成果的研究还在继续,但它对研究汉代济南的城建史、冶铁史所具有的重要意义,特别是对“平陵城西迁”之前的汉代济南城所具有的填补空白的意义,早已毋庸置疑。

“城中村”保护了上百座古墓

让李铭倍感欣慰的,还有自己对魏家庄片区地下有重要古墓葬的“预见”,“魏家庄片区周边零星出土过一些汉代和唐代的墓葬,比如大观园就出土过汉代墓葬,解放桥附近也出土过汉墓。根据多年的考古工作经验和资料汇集,我觉得魏家庄地下应该有着丰富的文化遗存,所以当年将其划入济南市第一批六大文物保护区当中。这一区域的具体范围为东至顺河街,南至经四路,西至纬二路,北至经二路。十年之后的考古发掘,验证了我们当年的判断。”

另一件让人惊喜的事情,是魏家庄的古墓群基本没有被盗过,也没有遭遇过破坏,在全国汉墓被盗比例极高的情况下,100多座未经盗掘的汉墓完整现身,的确令人惊喜。李铭认为,客观上,这要归功于魏家庄这一“城中村”的存在,村民们当初建起低矮的房屋,此后又没有高楼大厦,位于市中心的魏家庄在客观上极好地保护了深埋地下的古墓群。”

近百件铁器见证汉代济南冶铁水平

全程参与魏家庄考古发掘的济南市考古研究所考古科科长郭俊峰告诉记者,这次发掘出土的近100件铁器,让所有人都非常惊喜。特别重要的是其中的11件铁鼎、3件铁釜、1件铁鐎斗、1件铁炉。这些铁制容器分别出土于不同的墓葬中,多数为每座墓葬只随葬1件。墓葬中随葬铁制容器,在山东地区的汉代墓葬中较为罕见。其中铁鼎的口径、腹径、高分别为22厘米、30厘米、30厘米左右。铁炉子的烟囱部位甚至有两个拐弯,让人惊叹不已。李铭告诉记者,别小看了这些铁器,在汉代,这样的铁器属于高档品,不是一般人能用的,更不是一般人能享受这样的陪葬品的。以铁剑为例,出土的铁剑剑长1.15米,比现在一般的剑要长;根据剑的形制,可初步认定是济南当地制作,如果通过科技手段研究出剑的铁质及其他合金含量,这对研究汉代时期济南地区的冶炼史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再说铁鼎和铁釜,它们都是汉代的生活用具。其中,铁鼎为双耳三足折腹鼎,形状很好。虽然现在看锈蚀严重,但在当时不是一般人家能够使用的,不是官员,至少也是大户人家,所以这对研究当时的社会生活和陪葬习俗都有重要价值。数量众多的铁器,为研究济南地区的冶铁史提供了新的重要的资料,说明在汉代,济南的冶铁业在全国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郭俊峰告诉记者,这次考古发掘还出土了近200件制作精美的铜器,大量的铜镜、铜镜刷、铜簪、铜耳环、铜带钩、铜铺首、铜勺以及众多铜饰件都让人叹为观止,尤其是铜鼎、铜壶、铜盉、铜盆、铜盘、铜博山炉等铜容器,在山东地区西汉中晚期的中小型墓葬中非常少见。其中1件铜鼎配了一个铁制的盖,除了长清双乳山1号汉墓曾发现1件,十分少见。

此外,4座神态各异、表现搏戏场中气氛的人像俑,7件简单实用的石砚,300余件陶器,数量众多的五铢钱,以及玉璧、泥球等文物的出土,都为研究济南历史提供了丰富的信息。

一枚铜印章带来的惊喜

在魏家庄考古发掘中,有一枚铜印章引起了李铭的极大兴趣,这枚铜印章的顶部为桥形钮,印文共4个字,其中后面两字为“之印”,前面两个字还没有解读出来。李铭说,这样的汉代铜制印章在济南地区出土的非常少,而在济南市中心区出土还是第一次。前面两个模糊不清的字可能是人名,也可能是官名,但不管怎样,都是非常珍贵的,因为它能告诉我们墓的主人是谁,以及其身份、地位。这种带有文字的文物是判断古墓葬最为直接、最有价值的证物。铜印章的发现,说明墓主人可能是地方行政长官或者是有钱有势的人,也说明了当时济南经济的发展水平。

在这次考古发掘中,总共出土的印章多达9枚,这9枚印章分别来自9座墓葬,每座墓葬出土1枚。其中8枚为铜印章,1枚为石印章。在8枚铜印章中,5枚为“但”姓,2枚为“曹”姓,1枚为吉祥语“君宜官”。

有意思的是,这次发掘还出土了4件一组的铜人像席镇,席镇是古人用来压帷帐或席角的物件,这一组浇铸而成的铜人像席镇底面平整,置放稳实,人物均作跽坐状,面部表情刻画得非常细腻。

城市考古期待多方“配合”

李铭说,从发掘情况看,可以基本确定魏家庄片区古墓群的规格较高,应该属于当时身份等级较高的人的大型墓地,且墓主的身份和周边的城镇有关。

郭俊峰说,从形制和器物上看,魏家庄汉墓的时代应为汉代中后期,个别可能延续到东汉早期。文献记载这里是济南国(郡)下辖的历城县所在地,魏家庄墓地距离济南古城区约3公里。一次性发现数量如此众多的汉代贵族墓,无疑为重新定位济南古城在汉代时期的地位和作用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李铭认为,魏家庄考古发掘能够顺利进行,与当年万达广场建设方对相关文物法规的尊重和对考古工作的配合密不可分,“城市考古和野外考古不同,城市考古往往是为了配合建设工程,如果建设之前不进行考古发掘,那么地下埋藏的有关城市历史的信息可能遭到永久性的破坏。与万达广场的积极配合不同,舜井街工地由于种种原因未能进行考古发掘,虽然在施工过程中零星出土了一些文物,但埋藏在地下的历史信息却再也无法完整呈现,给城市历史的研究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

数码收纳包图片

ULDPE价格

丝光剂价格

除尘雾炮机货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