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魏孝文帝生母之谜孝文帝拓跋宏是谁的儿子

发布时间:2020-02-26 19:08:18 阅读: 来源:锯床厂家

北魏孝文帝生母之谜:孝文帝拓跋宏是谁的儿子?

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初即位时,由冯太后临朝称制。拓跋宏本后宫李夫人所生,由冯太后抚养成人。冯太后坚守子贵母死之制,除赐死储君拓跋宏的亲母李氏以外,甚至诛戮了李氏全族。拓跋宏终生都不知自己为谁所生,但他自幼在冯太后身边长大,视祖母如生母一般。然后有人说冯太后其实就是孝文帝的生母,真是这样吗?

孝文帝拓跋宏是北魏历史上最有名的皇帝。他五岁时从其父亲献文帝拓跋弘手里接过皇位,国政由其祖母冯太后主持。太和九年(185),他颁行均田令。次年以后,他开始亲自草拟诏策,较多参与政事。太和十四年冯太后死,孝文帝独揽朝政。他的汉文化修养很深,十分器重出身江南高门的王肃,认为鲜卑族必须汉化才能巩固政权、统一南北。他改鲜卑姓氏为汉姓,禁止使用鲜卑语言和服饰。又因为首都平城(今山西大同东北)无漕运之路,而且僻处北边,不利于控制中原,便向南发展,他不顾鲜卑族人的反对,太和十八年迁都于东汉以来的政治、文化中心洛阳。迁洛以后,更多地亲近中州儒士,拓跋氏宗室和代北旧人益加不满,在平城发动叛乱,被镇压下去。迁都的次年,他即以齐明帝萧鸾篡夺政权为借口,亲率大军南伐,从东路渡淮水向寿春进军。他有意南临长江,但淮南三大重镇寿春、盱眙、淮阴都未攻克,只得遣使臣临江责骂萧鸾。二十一年又从西路南下攻南阳、新野,亲自率军攻悬瓠(今河南汝南),沔北大震。次年萧鸾死,他以礼不伐丧而退军。二十三年再从西路南伐,进到马圈城(今河南邓州北),因病班师,死于军中。

孝文帝拓跋宏的父亲是献文帝拓跋弘,他的母亲一般认为是李夫人。通常认为北魏皇室有一个奇怪的习惯,从开国皇帝道武帝开始,凡是储君之母即被赐死,北魏历史上先后有八位帝母做了此种制度的牺牲品。北魏道武帝的宠妃刘氏,生长子拓跋嗣,后拓跋嗣被立为太子,刘氏受命自杀。拓跋嗣思念母亲,悲伤泣哭。道武帝安慰他说:“过去汉武帝将立太子,先杀太子的母亲,主要是担心女主干政。现在你为太子,我不得不效法汉武故事。”北魏皇室把赐死储君之母,明定为一种制度。这样很多聪明的皇帝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生的。

由于北魏一直执行着这样残酷的子贵母死旧例,使得皇后妃嫔们“相与祈祝,皆愿生诸王公主,不愿生太子”。这样的局面,往往使妃妾成了嫡妻的代孕工具,更成了嫡妻的替死鬼。北魏各代皇帝中,就是连赫赫有名的孝文帝的生母也躲不过悲惨的命运。魏孝文帝拓跋宏本是后宫李夫人所生,由冯太后抚养成人。拓跋宏即位时只有五岁,冯太后临朝称制。冯太后为了让自己家族累世贵宠,坚守子贵母死之制,除赐死储君拓跋宏的亲母李氏以外,甚至诛戮了李氏全族。拓跋宏英明过人,冯太后恐怕于自己大权独揽不利,曾幽禁拓跋宏,想把他废掉。拓跋宏终生都不知自己为谁所生,但他自幼在冯太后身边长大,视祖母如生母一般。冯太后死前,拓跋宏这个皇帝在更多意义上是名义上的。

传统史书上这样的讲法,引起了一些历史学家的怀疑。著名的史学家吕思勉先生认为孝文帝的生母根本不是李夫人,而是其祖母文明太后冯氏,他是冯太后的私生子。吕思勉先生在20世纪40年代曾编著过一部《两晋南北朝史》的断代史,在这部史学名著中,他对孝文帝的生母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孝文帝诞生在献文帝皇兴元年(467),而这一年献文帝才十三岁,十三岁的男孩是否生得出小孩是很令人怀疑的。其次,冯太后是个权力欲极强的女人,文成帝死后,她就临朝听政,最后逼着献文帝让出帝位。就是这样一个人,在《魏书》卷十三《文明皇后冯氏传》中记载说,拓跋宏出生后,她亲自抚养,并且还为此而罢政。权力欲望如此强烈的一个女强人,竟然到了停止临朝听政的地步,说明她与孝文帝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吕思勉一连三句反问道:“岂有因生孙而罢政?且亦何必因此而罢政?岂高祖实后私生之子,后因娩乳,乃不得不罢朝欤?”吕先生提出了疑问,但并没有解决这个谜案,是否是冯太后所生并不算是定论,更何况父亲是谁他没有提及。

自从这一问题提出后,日本学者大泽阳典和我国台湾学者郑钦仁先后表示支持。大陆也有学者认为吕先生提出的问题是值得思索的。他们认为冯太后平时对衣食住行都很注意节俭,所好惟有一个“男色”。她当时三十不到,年轻守寡,不耐孀居,看中了朝臣中的三个美男子,他们是吏部尚书王睿,南部尚书李冲和宿卫监李奕。太后常以奏事为借口,召他们入宫,轮流陪伴她。这三人同为太后男宠,几乎外廷内朝人人皆知。后来李奕为献文帝斩杀,这使得冯太后内心十分毒怨,直接导致了母子失和,最后献文帝被迫禅位。因此从这些情况来看,冯太后与人私通生下孝文帝是有可能的。照这种说法,孝文帝的确不是献文帝拓跋弘的儿子。

不过上述说法毕竟没有十分可靠的史料来支撑,依靠的全部是似是而非的推理,因此很多历史学家认为这样的说法不可信,也不严谨。周一良先生发表在《魏晋南北朝史札记》中的《魏书札记》中认为北魏人一直有早婚习俗,如北魏太子晃生文成帝时,年仅十三岁;文成帝生献文帝时,也仅十四岁。现代医学认为男性生理上的发育并没有很严格的时间,十三四岁发育是十分正常的,稍早的十周岁就会发育,因此古代皇帝十三岁左右生孩子是完全有可能的,不应对献文帝十三岁生孩子有什么怀疑。人们指出,如果说冯太后因为生了私生子要坐月子哺乳而罢政,那么他的名义上的儿子献文帝是决不会放过他的。事实上,献文帝在政治上与冯太后观点不一致,献文帝的亲生母亲是李贵人,太后也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他曾周密计划后将太后的情人李奕诛杀,向太后的权威挑战。如果太后生的的确是私生子,后宫之中是无法保密的,渐渐长大的献文帝怎能容忍这样的事情,而不借机打击太后?《魏书》上记载,冯太后对拓跋宏一直存有戒心,拓跋宏聪慧早熟,冯太后担心他长大后会对自己不利,所以并不喜欢他。有一次,她听信谗言,杖罚了幼小的拓跋宏。又有一次,冯太后在大冷天里,把穿着单衣的小皇帝关在一间空屋子之中,三天不给饭吃,还打算废掉他。后来因为大臣穆泰的劝阻,拓跋宏才保住了皇位。祖孙间的关系如此这般,怎能是冯太后的私生子?

然而,毕竟我们还有一些问题无法得到很好的解释,如冯太后为什么一定要亲自抚养这个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孝文帝?冯太后四十九岁时病死,拓跋宏哀痛异常,一连五天不吃饭也不睡觉。群臣极力劝谏,才喝了一碗粥。但据冯太后生前与孝文帝的关系,拓跋宏的孝行实在让人不理解。此后丧期已过,拓跋宏还是整日像个妇女一样哭泣不休,群臣都私下议论而略有不齿。司空穆亮进谏说:“天子以父为天以地为母,儿子悲哀过甚,父母必定不悦,今年冬天极寒,想必是陛下过哀所致,愿陛下穿平常的衣服,吃平常的食物,以使天人和谐。”拓跋宏却下诏辩驳说:“孝悌至行,无所不通。现在天气反常,是因为诚心不够,你所说的话我不理解。”一个没有血缘的皇帝对名义上的祖母表现出超乎常人的感情,难道不值得怀疑?

石家庄学院学报

卫生职业教育

草食家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