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叶檀鄂尔多斯回到以物换物时代信用体系崩溃

发布时间:2021-01-25 10:08:29 阅读: 来源:锯床厂家

叶檀:鄂尔多斯回到 以物换物时代 信用体系崩溃

鄂尔多斯回到 “以物换物”时代,首先说明货币不敷所用,其次说明当地信用体系崩溃、金融市场冻结。央行不可能专门向鄂尔多斯投入货币,当地货币紧缩,只能自救。

鄂尔多斯资产价格已到谷底,迹象是煤矿停工减少,一些商人回到这片让他们爱恨交织的土地。

重新反思鄂尔多斯发展模式,避免重蹈中国欠发达地区泡沫经济之路,避免中国陷入局部债务危机。

“抱布贸丝”描述的是古老的以货易货,这种只能在历史书里看到的交易方式,在适当的经济土壤上,重新出现在鄂尔多斯。2011年鄂尔多斯债务链条断裂,最终民间自发形成以货易货模式,以重整债务链条。

11月3日,《中国青年报》报道,鄂尔多斯泡沫破裂后,大量的现金沉睡到了路边的烂尾楼中,钱成为鄂尔多斯最为稀缺的东西,以物顶账开始成为普遍现象。在当地,开酒店的用住宿卡抵债,开酒厂的用酒抵债,房地产开发商用房子抵债。这套抵账机制迅速发展起来,甚至造就了一个以物易物的市场。在这个市场中,酒是最常见的流通物。

鄂尔多斯回到 “以物换物”时代,首先说明货币不敷所用,其次说明当地信用体系崩溃、金融市场冻结。央行不可能专门向鄂尔多斯投入货币,当地货币紧缩,只能自救。

按照报道所说,鄂尔多斯民间解决债务问题相当务实,有利于拆解债务危机。

如今的鄂尔多斯有着两套同时存在的物价体系,抵债的物价体系和正常生活的物价体系。在债务结算的体系中,所有的物价都要高出正常价格许多。比如房产,就仍然按照下跌之前的价格计算,而用住宿卡住宿,团购价100多元的房间,收费就要在400元到500元之间。人们已经开始接受这样的现实,毕竟一味陷在过去的债务中,没有人可以脱身。

这样的以货抵债,实质是,债权人无奈之下接受实际损失。如债权人接受的货物,现在价格只要1万元,但按照泡沫期的价格计算为3万元,损失了三分之二,相当于确认损失,解除债权债务关系。债权人不傻,如果不接受现实,他们很有可能一分也拿不到。而新的交易则按照新的价格计算,一切重新来过。

鄂尔多斯困境是资产价格泡沫、不切实际的规划、没有切实的实体经济支撑的必然产物。根据《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的定义,给鄂尔多斯金融模式冠上“体内循环”之名。即煤价上升盈利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依靠房地产价格升值获得盈利,煤与房成为主要投资工具,政府以宏伟的新城规划为泡沫火上浇油。

2011年债务危机初露苗头,2012年煤价下跌和房地产衰败,使得这座富裕之城迅速衰败。鄂尔多斯的财政增长率从2011年的48%直线跌至3%,康巴什新城成为被废弃的鬼城,2011年入住数量仅2.86万人。大量的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欠债人或者失联,或者自杀。

主要资产价格大跌,击溃了这座黄金城市,鄂尔多斯的金融模式变成了一种恶性循环,民间资本的断裂导致了城市的信用体系崩塌,一夜之间,鄂尔多斯的货币体系回到了原始社会。人与人之间不再有赊欠借贷的诚信体系,没有足够流动现金,在大家都深陷债务泥潭的时候,以货易货不失为一个应景的自我救赎之策。

鄂尔多斯在资产价格高涨、发展顺利期,没有成功转型成为有坚强实业支撑的城市;政府盲目自信,他们不可能让市场人士认可政府的规划,住到偏远的新城区,创造大量财富;民间十分贪婪,把丰厚的高利贷收益视为理所当然。

疯狂有终点,鄂尔多斯以物易物体系的出现,预示这座城市的债务处理逐步走向了理性。人们经历了三年的痛苦挣扎后,已经趋于冷静平和。面对着一座座烂尾楼、无力偿还的债务、拿不回来的养老钱以及崩溃的信用体系,人们等待着资本结构彻底洗牌后的曙光。

这座城市过于超前、过度投资、投资模式单一,产生的浩劫,现在只有改变投资模式,从单一资源型经济模式转身,以有实力的产业与创新的制度印证自己的能力,才能让黄金城市重新发光。

北京冲锋衣订制价格

定制冲锋衣厂家

天津西装价格

北京T恤衫定制工厂

相关阅读